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 林 诗 草

Count one's thumbs……

 
 
 

日志

 
 

(雨林原创)菊边沉思  

2012-03-02 16:38:12|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林原创)在菊边沉思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到一个小村调查,路边农田里的一片花海吸引了我,注意一看,是菊,成片的开得正盛的菊。远处,几个女人一边采摘菊花,一边笑语喧哗。陪同的老杨告诉我,这是他们村去年引进的贡菊,是效益不错的经济作物。

“我们这里不产茶叶,菊花正好补了这个缺。”他说。接着又问我:“您知道为什么叫贡菊吗?”我说不知道。他哈哈笑道:“您那么博学,会不知道!从前是进贡给皇帝喝的咧!”

我问多少钱一斤,他以为我要,说:“什么钱不钱的!等烘干了,我送两包给您。”

我想了解一下行情,便又问价钱。

老杨还是误会了:“两包茶能值多少钱!我送您。”

“不!我不要。”我向菊田深处走去。

“您这人就是太较真。”老杨跟上来,笑着说。

我和老杨认识多年,虽然一个在县城,一个在农村,但我们是熟人,也是朋友,很纯的朋友。我知道,我这种会较真,他不喜欢,但也正因为这较真,才让我们成为了长久的朋友。

事情过去好几年了。记得当时我走进了菊田,蹲下了身子,把自己沉到菊花深处,菊的清香让我清醒,我想了许多。

两包菊花茶也许值不了几个钱,可直到今天,我还会想起这一件小事。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但那天我真是有点反应过度了,我找了找原因,可能是,因为菊。

在我心中,菊是一个君子,是一个隐士,一个令人歆羡的有着清名美誉的隐士。

时常还会想起家乡海边的野菊。

家在南黄海西岸,这里的滩涂是新生的土地,这里最多的植物是芦苇,还有盐蒿,在芦苇的脚下和盐蒿的间隙,时不时地会出现一两丛野菊花。野菊花小小的、瘦瘦的,一到秋天,它便努力地开放着,在海风中瑟缩着,旁若无人地美丽着。

城里有菊,但不是野菊。城里的菊是人工培育的,叶片肥厚,花朵硕大,像极了当今的城里人。这样的菊还能称作花中君子么?

不久前读到一段文字,其中说:“秋天的草坡,睡了个浪漫的午觉,醒来时,脚边是一丛丛野菊花的微笑……”真的好美!真想回到家乡的海边,在海风的轻抚中睡个懒懒的午觉,然后醒来,然后发现那些野菊花在暖暖的秋阳里,朝我微笑。

这样的笑是圣洁的。

这样的花是圣洁的。

“君子之交淡如水,人生之品应如菊”。我们无权亵渎这种圣洁,哪怕一点点。

                                 

                                                                                                201232

 

       此文载《今日响水》报2012年3月15日第4版《灌河潮》副刊。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