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 林 诗 草

Count one's thumbs……

 
 
 

日志

 
 

(雨林原创)眼看他起朱楼……  

2012-05-11 11:42:45|  分类: 踏遍青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林原创)眼看他起朱楼……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只要你是中国人,就应该知道胡雪岩,这是电视剧的功劳,也是当今市场社会使然。比如我,最近几年就看了不少豪宅,知道了不少富商巨贾,不是我要看,而是随大流。但今天看的胡雪岩故居,则主要是因为近在眼前,几次散步经过,没有进去。这次儿子说要带我们出去玩,说了几个地方,不是远,就是贵,“那就看胡雪岩故居吧。”我说。早饭后出门,步行半小时就到了。

还是介绍一下胡雪岩吧,尽管你已经知道。

胡雪岩(1823-1885),名光墉,号雪岩,杭州人,祖籍安徽绩溪(我强烈怀疑其为胡总本家,同姓同籍,不知为何无人考证。),生于清道光三年(公元1823年)。少年时入杭州一钱庄当伙计,在钱庄当学徒出身的他,办事勤快,能言善道。后在浙江巡抚王有龄扶持下,自办阜康钱庄,兼营粮食、房地产、典当等。在其鼎盛时,胡雪岩除经营钱庄外,兼营粮食、房地产、典当,还进出口军火、生丝等,后又创办胡庆余堂国药号,成为富甲一时的红顶商人(什么叫红顶商人?通俗点讲就是政府里的官员,同时再以商人的身份出现,兼具公务员和商人两个角色的人,亦即“官商”。后来“红顶商人”被用来指称在官场和商场两面得意者。其称谓来自于清朝,因为清朝官员的朝官的帽顶一般是红色的圆锥样。清朝的红顶商人官居三品)。当时,由于丝茶贸易为洋商所操纵,中国商人备受排挤,而蚕农受到严重的伤害。胡雪岩有感于此,便出资2000万两银四处收购生丝。最后竞争失败,胡雪岩损失利银1000万两,折本银800万两。光绪九年(公元1883年),胡雪岩因经营失败,钱庄倒闭,家资罄尽,负债累累,被革去道员职衔。之后一年多,胡雪岩忧愤而死。

从小伙计的勤勉伶俐到红顶商人的红极一时富可敌国,再到穷困潦倒忧愤而死,胡雪岩的一生让人慨叹,也发人深思,更可以催人警醒。

儿子有军官证,省下了门票,我虽是老兵,但早已解甲,只好老老实实掏钱。进得故居,雕梁画栋,极尽奢华,令人叹为观止,我不懂建筑,无法尽述。相信参观者注意集中点各不相同,正如鲁迅先生所说,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一个胡雪岩故居,有人看见财富(比如这个大宅子花去了老胡的800万两银子,不断有人发出惊叹),有人看见计谋(比如朱镕基也说胡雪岩“老谋深算”),有人看见享受(胡雪岩有10个老婆!但这10个女人能处得相安无事,殊为不易),有人看见建筑艺术……

我呢?喜欢看楹联,赏字画,看名人题签留言。在胡雪岩故居,我没有发现特别能打动我的好联,醒目位置的这副“传家有道惟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也确乎平淡无奇。倒是看到了朱前总理的题词,让我眼睛一亮。据说朱镕基的这幅字已经成了胡雪岩故居的镇馆之宝。全文如下:

“胡雪岩故居,见雕梁砖刻,重楼叠嶂,极江南园林之妙,尽吴越文化之巧,富埒王侯,财倾半壁。古云富不过三代,以红顶商人之老谋深算,竟不过十载。骄奢淫靡,忘乎所以,有以致之,可不戒乎?”

朱镕基总理严于律己,从严治政,举世皆知。1998年,在当选国务院总理后主持召开的新一届国务院第一次全体会议上,他为自己“约法三章”,其中一条便是“不为各部门工作会议发贺信、贺电,不题词、题名,把精力集中到研究处理重大问题上来”。因此,在视察胡雪岩故居后,朱镕基总理能写就这篇发人深省的绝妙好文,实属特例。短文70余字,字字千钧、掷地有声、发人深省,足见作者博大胸襟和良苦用心。

我在朱总理题词前驻足良久,我对儿子说,《桃花扇》里有一句唱词:“眼看他起朱楼……”儿子接口道:“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廖廖数语,道尽了天下兴替的大道理,令人感慨系之。

但是胡雪岩到底因何而败,历来是见仁见智,莫衷一是。按照朱镕基的看法,是“骄奢淫靡,忘乎所以,有以致之”;然而,台湾著名作家、《胡雪岩全传》作者高阳认为:胡雪岩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当英国瓦特发明蒸汽机,导致工业革命后,手工业之将没落只是时间的问题。胡雪岩为了维持江南农村养蚕人家的生计,不甘屈服于西洋资本主义国家雄厚的经济力量之下,因而在反垄断的孤军奋斗之下,导致了周转不灵的困境。他的失败,可说是时代的悲剧。

我宁愿相信高阳的话,但在今天,朱总理的告诫似乎更有意义。

让我们在昆曲《桃花扇》的古雅韵律中,与胡雪岩故居、胡雪岩时代挥别吧:

“俺曾见,金陵玉树莺声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

 

                                       二〇一二年五月十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