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 林 诗 草

Count one's thumbs……

 
 
 

日志

 
 

(雨林原创)杂记之十:行道树之忧  

2012-06-28 16:41:40|  分类: 生活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记之十)行道树之忧

 

看到小城的道路再一次拓宽,我首先忧虑的不是自己上班下班骑车的不便,而是那些树,那些好不容易才活下来的行道树。

经验告诉我,它们凶多吉少。

上班下班,它们已经陪我几年,成了我熟悉的朋友,夏天的中午,它们已经能为我遮阴,下雨的时候,也能为我挡雨了。每当看到有的树枯萎发黄生病了,我总是暗暗希望它能坚强地挺过去、勇敢地活下来,仿佛它们是我的孩子。

这次拓宽道路能不动这些树就好了,我心里祈愿着。

当初修这条路的时候,这些树用大卡车运来。我在南方生活过几年,一看就知道这些树来自南方,来自山区。常识告诉我,那些树习惯了呈酸性的南方土壤,适宜山地,到我们这个海边小城,在碱性很重的环境里能否成活,我感到忧虑。

然而它们大多活了,它们顽强的生命力让我感到欣慰。但我经常把它们和记忆中的南方的同类相比,总感到有点不一样。那天碰到一个战友,和我一样,他也在南方多年,现在和人一起搞园林绿化,我们聊起身边这些树,他的话让我心里一疼,他说:“这些树活得真可怜。”

他说这些树本不该生长在淮河以北,本不该被移到平原上。“我们这里也不是没有树”,他说。

他的这些话,让我想起一个作家的散文:

 

 我们是一列树,立在城市的飞尘里。

  许多朋友都说我们是不该站在这里的,其实这一点,我们知道得比谁还都清楚。我们的家在山上,在不见天日的原始森林里。而我们居然站在这儿,站在这双线道的马路边,这无疑是一种堕落。我们的同伴都在吸露,都在玩凉凉的云。而我们呢?我们唯一的装饰,正如你所见的,是一身抖不落的烟尘。

  是的,我们的命运被安排定了,在这个充满车辆与烟囱的工业城里,我们的存在只是一种悲凉的点缀。……

  当夜暮降临的时候,整个城市里都是繁弦急管,都是红灯绿酒。而我们在寂静里,我们在黑暗里,我们在不被了解的孤独里。……

这时,或许有一个早起的孩子走过来,贪婪地呼吸着鲜洁的空气,这就是我们最自豪的时刻了。是的,或许所有的人早已习惯于污浊了,但我们仍然固执地制造着不被珍惜的清新。

 

 

 从春末到盛夏,路修了好些日子,原来的行道树一直未动,树们如期迎来了枝繁叶茂的季节。我暗自庆幸,“也许这些树不影响道路的拓宽规划吧”,我猜想。没想到今天早上上班时,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可怜的行道树纷纷倒在了路旁,像一具具横遭屠戮的尸体,横七竖八,惨不忍睹……我停下来,心疼地看着汽车把它们运走……

这些好不容易成活下来的树啊……

 

 

                                                                                                 2012-6-28

 

(杂记之十)行道树之忧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