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 林 诗 草

Count one's thumbs……

 
 
 

日志

 
 

我的小村如此多情  

2016-12-12 10:23:2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小村如此多情

 

我的小村如此多情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车沿国道向南,过中山河桥之前,我习惯于目光向右;沿国道向北,过中山河桥之后,我习惯于目光向左——是的,我总在看国道的西侧,因为那里有我心里一直惦念的一个小村——苏北某县的桃村,我萦心系梦的地方,一个多情的小村,我曾经的扶贫村。

高中毕业以后,我回村(当时叫大队)工作过一段时间,在老家入了党,先后担任过大队团支书和副主任,从此与小村结下了深情。从部队转业后,被分配在县城机关工作,到村也只是检查考核,了解情况,偶尔去“培植典型”,并不在村久住的。一直希望能在村里住一段时间,重过农民生活,重温纯朴的感情……直到那一年被组织安排到桃村扶贫,才如愿以偿。

桃村扶贫的经历,让我与一个素不相识的小村结了情缘,同时也是我村级工作经历的“鸳梦重温”。孔子曰:“礼失求诸野,善在黎民。”对此我深信不疑,而这也是我觉得小村多情的主要原因。

桃村坐落中山河之阳,村东是国道,但桃村与国道并不紧邻,中间还隔一个属于别的行政村的自然村,就是说,桃村没有什么区位优势,总体说起来,她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贫穷农业村落。

和我一起到桃村扶贫的,还有另一单位的老单同志。那一天,我们先到镇政府报到,随即两人坐村支书的摩托车去村里。一辆小摩托,三个大男人,开车的村支书基本上是坐在油箱上驾驶的,下车后,他吐一口痰,骂了一句粗话:TMD,油箱太硬,垫我蛋疼!”其实我知道不是油箱太硬,而是路况太差,特别是进村的路,严格说就不是路,只是一条长满芦苇的窄窄的田埂,芦苇从水沟里长到田埂上,在人畜的踩踏下顽强生长,步行尚且不便,何况开车,支书几次提醒我们注意,别让芦苇打到眼睛。

下车后,我拼命想掸去衣上的灰尘。支书说:“太干净了不好。”我没听懂,便问:“没有别的路吗?”“暂时没有。”支书说,过一会儿,他又念道:“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我笑笑,对支书的油嘴滑舌并不反感,反而觉得这是一个性情中人。但我想到不远处就是畅通平坦的国道,而这里却几乎寸步难行,心里挺纳闷,同时也想到了一句当时挺时髦的话:“要想富,先修路。”

当我把修路的想法在村干部会上提出来的时候,有人摇头,有人叹息,“哪有钱修路!”“而且也没有强劳力。”大家七嘴八舌,没办法,支书打圆场说下次再议,我觉得支书应该全力支持我,而不是不了了之。会后,我笑着向他指出这一点,他说:“村里工作……哈哈哈……”真拿他没办法。

晚上,支书把我们的食宿安排在了一位老乡家里。老单因家有急事,回去了,我一个人住下来。寒暄之后,得知这是一个三口之家,男主人是小学老师,姓彭。彭老师和我年龄相仿,也是三十出头。我们很快便谈到了“行路难”话题,我问:“怎么有人说村里没有强劳力,劳力呢?”彭老师说:“都出去打工了。”

睡觉之前,我习惯看书,今天走得急,忘了带书来,我想既然是老师家,书总是有的,但找了一圈,只找到一些学生课本和教辅书,并没有我喜欢的文学书籍,这让我非常不解。好在课本也是书,便拣高年级的语文课本读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有一个妇女来找彭老师,说她的孩子不上学了。彭老师叹息着,并不说什么,一会就送走了那妇女。回来以后对我说:“刘小丽成绩好,不念太可惜了。”我奇怪他为什么不和学生家长说。“说了没用。这家不错,还知道来跟我说一声……”彭老师说完,再次叹息。

几天以后,县扶贫办开会,我汇报了桃村的情况,扶贫办主任笑了,问我:“问题和困难找到了,办法找到了没有?”我无言以对,因为心里一筹莫展。我的后方单位知道后,便发动大家捐款。揣着大家捐的钱,我又一次来到村里,但犹豫再三,我没有掏出钱来。我们单位人少,捐的钱总数也就不多,我想,这点钱够什么,给村里反而让他们担一个接受捐助的名;而且我总感到,他们急需的,不是钱,而是别的什么。更让我隐隐害怕的,是一些捐了钱的人,会把受助人摆在道德的天平上,把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施舍者,从而进行道德判断,把“懒惰”、“观念落后”的帽子扣在群众头上,事实上他们不是,否则你很难解释为什么他们都出去打工,难道打工不是为了改变现状吗?事实上,社会对贫困人口进行扶贫,目的是消除贫困,把贫困人口变成普通人口,而不是要强调他们的贫困身份,把“穷人”的烙印打在这些人身上。说到底,这是与被帮扶群体的感情问题,只有真正了解了他们,才能帮到点子上。

思考再三,我把单位同志的捐款一一还给了大家。大家都很惊讶,说历年扶贫都捐款,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扶贫干部。

和村支部村委会商定以后,我跟村里干部和群众讲,我们先修路,修不起水泥路,先修一条又宽又平的土路,作为将来“硬化”的路基;另外,在修路的同时,把那条长满芦苇、淤塞严重的水道整理疏浚出来;与此同时,各家把门前的杂草除掉,让自家小路畅通起来,连接到村里的主干道。我们大家自己动手,暂时不需要花什么钱;至于劳力,我相信,只要我们在家的老弱病残都上工了,那些在外打工的家人不会无动于衷的吧?那天,我说得动情,他们听得认真。会后听到有人背后议论,说我实在,不是光会讲大道理的人。我觉得这是群众对我的最大褒奖,感情上与他们更近了一步。

我的判断是对的,得知家乡修路,那些外出打工的强壮劳力就陆续回来了。一方面,我们引入竞争,按人口分配任务,各家不愿意落后;另一方面,那些外出打工仔打工妹,对家乡的道路早有微词,修路的愿望比在家的人还迫切。那天,几个青年人跟我说,这路早就该修了,“我们几千里都能顺利回来,往往到了村口反而进不了家门”……当然,喜爱说笑的村支书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主动与在外打工党员联系,让他们动员青壮劳力,请求支援,得到了纷纷响应。开工那天,人山人海,彩旗飘飘,称得上热火朝天,小学的老师,卫生室医生,在政府部门、事业单位上班的本村人员,都回来投入了战斗。在修路工地上和村民一起劳动一起出汗一起喝水一起大嗓门说话的感觉真好,我们边劳动边拉家常,很快消除了彼此的“陌生感”;我还不失时机地说出自己来村的一些想法和打算,注意他们的反应,逐步增加他们的“认同感”;告诉他们,现在我的身份不是县里下来的机关干部,而是桃村的一个村民……话越说越多,心越贴越近,彼此也越来越亲。

那天,我再次见到了让孩子辍学的那位母亲,认真了解了她家的情况,也见到了她的女孩刘小丽。这是一个瘦小而温婉的女孩,一双灵动的眼睛非常好看。当弄清了孩子辍学的原因以后,我对小丽的妈妈说了一句话:“你们给我记住了,一定要让孩子上学!”我打算和妻子一道,尽力帮助这个成绩好又漂亮的孩子重进校园。回家以后我和妻子商量,并告诉妻子,“那是一个谁见了都会非常喜爱的孩子……我们来资助她读书,好不好?”妻子完全同意,立即去取了钱。当我揣上钱赶到女孩的家门的时候,铁将军把门,问邻居得知,女孩和她妈妈外出打工了。“她才十三岁!打什么工?”我问。邻居耐心地对我说,村里人均耕地少,养不活人了,她爸爸在外为她妈妈找了个打工岗位,又不能把小丽一人留在家,只好也带去。“那他们在外地会让小丽上学吗?”我又问,邻居笑笑,说那谁知道。我只有长长地叹息。   

晚上有村民到彭老师家来聊天,我趁机了解村里的情况,知道村里有几位年青人在外做轮胎生意比较成功,有人试着把轮胎运回村里卖,现在农机多了,轮胎消耗量大,十里八乡的人都会来桃村买轮胎,一家带一家,卖轮胎的有好几户了,效益不错。得到这一信息,我立即向扶贫办汇报,请有关部门来村调查论证,予以扶持。为了营造声势,我提出在国道边做一块广告牌,村里积极响应,很快竖起了大幅喷绘广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后来桃村成了周边最大的轮胎市场,有力地反哺了农业,弥补了耕地不足的矛盾,也吸引了不少打工族的“凤还巢”。

一年很快就过去了。离开桃村十几年,我一直想回去看看,忙忙碌碌,一直没有成行。

不久前一个机缘巧合,和桃村的老支书相遇,我带他去一个小酒馆喝酒,看时间还早,老支书摸出手机,说:“我给你再找个人来,应该是你想见到的。”不一会人来了,原来是彭老师。彭老师退休以后,就住在县城。我一个电话,把老单同志也约了来。老友相见,分外高兴,不一会儿大家都喝多了。从七嘴八舌的叙述中,我知道桃村早已在当年我们修的路基上通上了水泥路,村里办起了“农家书屋”,“你再去就有书看了”,彭老师说。有人补充:“村部宽敞明亮,有电脑,能上网……蔬菜大棚也建了不少,村民不光经营轮胎,还学会了网上卖菜,人均收入达到了小康指标。”大家感叹一阵现在的交通和通讯之便利,与过去比真是天上地下……我几次想问当年那个漂亮女孩的情况,一直不敢开口,我怕听到她不好的结局,比如辍学、打工、过早嫁人……酒终于喝好了,我们在小酒馆门口分手。村支书摇晃着身子,走向车站。忽然,他停下子脚步,对我说:“有个消息忘了告诉你:那个叫小丽的女孩,到南方后继续上学……人家教学质量高,女孩又聪明,最后啊,考上了大学,还是全国名牌……”

 

说明:

1、题目套用德国西格弗里德·伦茨的作品名称。

    2、村名、人名均为化名,特此说明。

 

 

2016-12-03于响水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