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 林 诗 草

Count one's thumbs……

 
 
 

日志

 
 

丁桥揽桥  

2016-07-08 10:19:4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桥揽桥
 (散文)

 

杭州城北有个地方,原来叫丁桥,去年改成了丁兰,原来是个小镇,现在叫街道。但当地人一时半会改不了口,还是叫“丁桥”。

知道“二十四孝”的人一定记得“刻木事亲”的故事,说的是古代一个叫丁兰的人,用木头雕刻成死去的母亲的样子,早请示,晚汇报,事之如生……杭州的人坚信,那个故事就发生在这里。官方为了“紧跟形势”,弘扬孝道,一个沿用已久的地名说改就给改了。现在这个地方,不仅有丁兰小学、丁兰中学、丁兰广场等等,而且“杭州孝道文化博物馆”也建在了这里,官方的意思是要把这里打造成“孝道之乡”的。很巧的是,我借住的小区叫“丁桥兰苑”,简称“丁兰”,而且是先有这小区,后有丁兰街道的。

近二年来,我一直住在这里,住在这个孝道之乡。每天,只要一出门,我都要经过几座以孝命名的桥梁,有意无意之间,重温那些孝道故事;假日,我会和孩子们一起去皋亭山下的千桃园,赏花摘果之余,去免费参观“杭州孝道文化博物馆”,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

丁兰是个水网地带,河湖港汊,星罗棋布,以前交通靠船,后来城市北扩,丁兰变成了杭州市区的一部分,现在交通靠车,于是大规模建桥。两年前初到这里,我便惊诧这里的桥多,而且桥名值得玩味。后来认识了当地的一个老者,他告诉我,为弘扬孝道,怀念丁兰,他们用“二十四孝”命名了二十四座桥,每一座桥对应一个孝道故事:重华桥,对应的是二十四孝故事中的“孝感动天”故事,舜孝道父悌弟,舜名重华;留恒桥,对应的是汉文帝刘恒的“亲尝汤药”故事;刻木桥,对应的就是丁兰“刻木事亲”的故事;行倜桥,“行佣奉母”;闵顺桥,是“芦衣顺母”故事,主角叫闵损;鹿乳桥,讲的是“鹿乳奉亲”故事;娱亲桥,“戏彩娱亲”,老莱子娱亲故事;孝感桥,董永“卖身葬父”故事;奉母桥,郭巨“埋儿奉母”故事;温衾桥,黄香为父亲“扇枕温衾”故事;拾器桥,蔡顺“拾葚异器”故事;怀桔桥,陆绩“怀桔遗亲”故事;寿昌桥,朱寿昌“弃官寻母”故事;涌泉桥,“涌泉跃鲤”;闻雷桥,“闻雷泣墓”;乳姑桥,“乳姑不怠”;子路桥,孔子的学生子路“百里负米”故事;卧冰桥,王祥“卧冰求鲤”故事;扼虎桥,杨香“扼虎救父”故事;涪翁桥,诗人黄庭坚“涤亲溺器”故事,黄晚号涪翁;竹生桥,孟宗“哭竹生笋”故事;尝忧桥,庾黔娄“尝粪忧心”故事;恣蚊桥,吴猛“恣蚊饱血”故事;子与桥,“啮指痛心”,曾参与母亲玩心灵感应的故事……老者如数家珍,“现在,这二十四座桥成为了丁兰一道独特的人文景观。”

既然我住丁兰,而这些桥尽在丁兰,并且都在我居住的大型居住区东单元这一块,方圆不过十里,散步就能看遍,不妨一一看过,我想。

于是每天傍晚,我步出小区北门,向东一拐,不过数十步,便是“乳姑桥”。“二十四孝”中有个故事叫“乳姑不怠”,讲的是唐代一个已经做祖母的媳妇用自己的乳汁孝养已经是曾祖母的婆婆的故事,因为曾祖母年事已高,没有牙齿,吃不了别的东西……这是“二十四孝”中唯一一个以女性为主角的故事。下楼向西不远,就是丁兰中学,中学旁边,是“孝感桥”。应该讲的是董永“卖身葬父”的故事,有诗云:“葬父贷孔兄,仙姬陌上逢。织缣偿债主,孝感动苍穹。”大概是根据诗的最后一句取的桥名吧。跨过“乳姑桥”左拐,不远就是“闻雷桥”,来自“闻雷泣墓”的故事说的是魏晋时孝子王裒的孝行,故事说这王裒亲生前怕打雷,死后葬于山林,每次打雷,王裒即奔墓所,拜泣告曰:裒在此,母勿惧……再向左行,则是“涌泉桥”,刻画的是东汉姜诗和妻子孝敬母亲的故事:姜母爱喝长江水,姜家离江远,姜妻庞氏常到江边婆婆水。母亲爱吃鱼,夫妻就常做鱼给她吃。一次风大,庞氏取水晚归,姜诗怀疑她怠慢母亲,将她逐出家门。庞氏寄居在邻居家中,昼夜辛勤纺纱织布,将积蓄所得托邻居送回家中孝敬婆婆。其后,婆婆知道了庞氏被逐之事,令姜诗将其请回。庞氏回家这天,院中忽然喷涌出泉水,口味与长江水相同,每天还有两条鲤鱼跃出。从此,庞氏便用这些供奉婆婆,不必远走江边了……

请不要误会,以为我写此文是为了靠近主旋律,是在宣扬孝道。事实上,我并不怎么喜欢二十四孝故事,甚至,对“孝”这个问题,我一直觉得不是个问题,起码,已经异化为一个伪问题,人们在谈“孝”,其实是在谈另外一个问题——历来就有“以孝治国”的说法。特别是古人选定的二十四孝,我对它很有保留,很有意见,很反感。但现在身处“孝乡”,每天耳闻目睹的都是孝,电视上报纸上连篇累牍地宣传孝,把一个“百善孝为先”奉为了做人的圭臬,那微信上更是热闹,没有一个人肯对如今的“大行其孝”提出异议,相反,人人行孝,个个争先,仿佛每个人都可跻身二十四孝。

我是从鲁迅的文章中知道二十四孝故事的,而读先生那文章时,我还很小,而且正处在“造反有理”的年代,但不管怎么说,直到现在,反复思考,我依然要说,先生讲得确实有理,直到今天,依然觉得鲁迅说出了我的——也许是许多孩子的——心里话:

“我幼小时候实未尝蓄意忤逆,对于父母,倒是极愿意孝顺的。不过年幼无知,只用了私见来解释‘孝顺’的做法,以为无非是‘听话’,‘从命’,以及长大之后,给年老的父母好好地吃饭罢了。”哪个孩子不是这样呢?“我长大了买好东西给你吃”,虽是一句童语,但就小孩而言,也是发自内心,而且父母听了也是高兴和相信的,一般父母也不作别的要求,如果一个劲地拿二十四孝来要求,让孩子去哭竹,去卧冰,甚至要去活埋……这孩子还会发自内心地要去买好东西给你吃么?鲁迅先生最反感的二十四孝之一竟然是“老莱娱亲”,在我看来,“娱亲”不是太难,虽然自己很老,但父母在,儿女是不能充老的,穿上童装,摇几下拨浪鼓,甚至躺在地上打几个滚,学几声婴儿哭,只要父母高兴,也未尝不可。怎么着也不可与“卧冰求鲤”相提并论吧?倘在北方,脱光衣服卧在冰上虽不致掉入冰窟,但冰未化开,人差不多就冻死了,倘在南方,冰层太薄,一踏上去就掉入了冰水,总之是有性命之虞的。至于那个叫郭巨的父亲,居然要把自己的儿子活埋——不管理由多么堂皇,哪个孩子会愿意?

有人说,要去除二十四孝中的封建主义糟粕,吸取其中的精华。这当然是对的。还是那句话,那些“精华”——孝的因子——其实是存在于人的天性里的,本不需要格外去提取去吸收的,而今天,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拼命鼓吹孝道?

从社会现实看,现在的忤逆不孝之人确实在增多,有的老人儿女好几个,但没有一个愿意赡养生身父母,这原因要归结为没有对他们进行孝道教育吗?恐怕不是。举一个例子,大家也许就能明白了。有这样一户人家,三儿两女,都已成家,散居各地,虽都是上班一族工薪阶层,但一大家子相安无事,也算和睦,隔三差五地,儿女回家,向父母请安问好,邻居皆夸他们家老人慈祥儿女孝顺。但是,忽然,父母所居之老屋拆迁,将得到一大笔拆迁安置费,兄弟姐妹间、子女父母间各种矛盾立现,陈芝麻烂谷子都抖了出来,最后闹到对簿公堂,而即便公堂之上,当着法官之面,几个儿女都愤愤然,甚至公开表示不再养老,因为“父母没有一碗水端平”。老父亲捶胸顿足,呼天抢地,斥责儿女不孝……

如果是个例,说明不了什么,事实是这类例子太多,这样的家庭悲剧每天都在上演。我不想骂“万恶的金钱”,但确实许多原来潜藏在人心深处的“恶”,因为钱而勾引出来了。有人也许会说,正因为这样,才要进行孝道教育啊。我想问:有用吗?如果不改变“一切向钱看”的世风,不改变“笑贫不笑娼”的规则,不改变“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现实,光凭宣传孝道,不会收到效果。试想,上面说的几个儿女,如果有人一夜暴富,有人依旧贫穷,处于当今这样的金钱社会,他们会心平气和吗?最要命的是,几乎所有人都会对得到利益而先富起来的那些儿女歆羡不已,而对忍气吞声放弃利益的儿女嗤之以鼻,笑他们的无能。这就是现实,不改变这个现实,让那些没有分到钱的儿女心如止水一如既往地对父母尽孝心行孝道,无异于痴人说梦!

我已经带着孩子几次参观“杭州孝道文化博物馆”。三岁半的孙女对二十四孝动画饶有兴趣,扯着让我讲给她听,但我能对宝贝说,冬天大人为了吃到鱼而让小孩卧到冰上去?我能对宝贝说,夏天时为了大人不被蚊子咬,小孩应该脱光衣服,一动不动地让蚊子咬?能对宝贝说,家里如果没有钱了,将会把小孩子活活埋掉?我能对宝贝说,如果大人想吃笋而地里没有笋,你就到竹根底下去哭吧……我在想,以后还是不要带孩子来参观了吧。

对了,丁兰的那个老者还告诉我,在丁兰广场附近有座桥叫“行倜桥”。这个“倜”字不少人不熟悉,但大家会知道一个成语叫“风流倜傥”。其实那是一个错字,应该叫“行佣桥”,取“行佣供母”之典,这也是二十四孝故事之一,说的是东汉时齐国人江革,少年丧父,战乱中,背着母亲逃难,几次遇到匪盗,贼人欲杀死他,江革哭告:老母年迈,无人奉养,贼人见他孝顺,不忍杀。后来,他迁居江苏下邳,做雇工(佣)供养母亲,自己贫穷赤脚,而母亲所用甚丰……不能不说,这个故事比较真实可信,也可以效仿。在丁兰,我经常碰到天南海北的打工仔打工妹,他们也是在“行佣”,也是在供养父母和孩子,但他们绝大多数人不知道江革,更想不到出来打工还能列入二十四孝……

那个错字真是令人遗憾,不知什么时候能够改正。

 

2016-07-07于杭州丁兰

丁桥揽桥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丁桥揽桥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丁桥揽桥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