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 林 诗 草

Count one's thumbs……

 
 
 

日志

 
 

萤火依然闪烁  

2017-09-29 09:49:05|  分类: 绿色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萤火依然闪烁

(军旅记忆之十二)

 

冥冥之中也许真的有一个主宰,它让我相隔七年在相同的月份相同的日期写下了相同的两个字:萤火。文章内容也大致相同,今天的题目是:萤火依然闪烁。2010928日,我写的题目是:萤火诗社。

整整七年!

忙忙碌碌的七年,平平淡淡的七年,浑浑噩噩的七年……岁月流逝,以为萤火早已熄灭,谁知道,一遇机会,它又会在我的心中闪闪烁烁。

七年前,我是这样写的:

 

当时我是部队的一名基层军官,每天和几个文学爱好者谈诗论文,乐此不疲。后来,有人提议说:“我们也成立一个诗社吧?”大家说好。那么,诗社叫什么名字呢?大家开始翻字典,搜索枯肠地想了许多,都不甚满意。

当时是初夏,我立在窗前,忽然眼前一亮,一个萤火虫飞过,犹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我叫道:“萤火诗社!好不好?”大家一齐鼓掌,都说好。于是,绿色军营中的一个小小诗社宣告成立。

 

部队在山区,营房后面竹树繁茂,确实会有萤火虫,但这里是虚构是写实,无法考证,我也记不清了。也许,我伫立窗前是真,想起家乡,想起儿时,想起家乡儿时的萤火虫也是真,但当时眼前是否有萤火虫飞过,难说。

这一切重要么?显然,我们醉心的,是心底的那一星萤火——诗和远方。

后来我们便写诗,改诗,讨论诗,争论诗。当时是四个人:贾敬、黄永龙、王勇,还有我。集中地点在我的书房、寝室兼办公室,面积不会超过十平方。

许多年过去了,谁会想到,黄永龙还保存着当年我手工誊写的我们的诗集,而贾敬则保存着小块小小的石头,那是我篆刻的一个印章,上面是笨拙的四字阳文:“萤火诗社”。

能不唏嘘感叹么……

我叮嘱两位战友,赶快找出来,我想看看。

 萤火依然闪烁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今年夏天,杭州酷热,连续多日无雨,小区一些不耐旱的树已经枯死。我在杭州带孙女,进屋吹冷气,出门烤太阳,我笑说,在高温中熔化,在冷却中凝结,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四岁半的孙女不怕热,在户外和小朋友玩得不亦乐乎。我则躲在阴凉地里一边摇扇子,一边注意孙女别跑到车水马龙的路上去。就在这样的高温中,贾敬来了,他和另一战友来萧山,萧山战友冯华志邀我前往一聚。我在丁兰,虽说有点距离,但机会难得,欣然前往!

又是一通疯狂。

酒后回到宾馆聊天,海阔天空,高谈阔论,回忆当年,互相启发、补充、纠正、填补记忆的缺口,印证原来的猜测,解答当初的疑惑,通报别后的情况。我和贾敬住一个房间,虽然疲乏,但还是聊了许久,一直到眼皮实在睁不开,才沉沉睡去……

 

但贾敬却又跑去和一班工人兄弟喝酒了,而且喝得烂醉,几个工友扶着他,在大街上横行,一边随地小便,一边满口脏话……一个漂亮的女孩走过来,他竟上前生拉硬拽……“女孩”回过头来,大家一看,又老又丑,原来是个“暗门子”……狐朋狗友一哄而散,不知去向,贾敬独自在昏暗的路灯下高声叫骂……我连忙上前,刚要喊他,一阵口渴,忽然就醒了……

 

虽然没有鼾声,但我知道,此刻贾敬睡得正香。我没有开灯,摸索着喝了一杯冷水,回到床上却越发睡不着了。梦境还在眼前,但我不相信,在我心中,贾敬是一个诗人,他的新诗写得非常好。那年,我转业后考入南京一所成人大学读书,贾敬和当时的女友后来的妻子现在的前妻专程到南京看我,还带来一张报纸,展开看时,副刊醒目位置登着他的一首诗:《扼住命运的咽喉》。临分别的时候,我把报纸还他,说:“读完了。很好。继续写。”他说报纸家里还有,诗当然会继续写,一定为我们的“萤火”争光。

聊天时我问贾敬:“刚到工厂那会儿,你和那些一线老粗、蓝领、那些从来不知道诗为何物的人相处得来吗?”他听明白了我的意思,说:“还真被你说着了,开始真的很疏离,休息的时候,我想看书,他们就笑话我。说不到一块,玩不到一起,当时我很苦恼……好在时间和环境能改变一个人,后来我有意识地去适应他们。”

“怎么适应?”

“嗯……”他思忖着,“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去吃喝嫖赌做坏事。慢慢地,就和他们一样了。”

“同流合污?”

“对。”

“那——诗呢?”

“早就不写了。”

萤火依然闪烁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早就不写诗的贾敬,还保存着那方印章,那上面有四个稚拙的字:“萤火诗社”。

“搬了几次家。你说的那张报纸也找不到了,但那方印章还在。”

“留着干什么?”

“留着纪念啊。”过一会,又说:“不是你刻的吗?”

我暗笑,说:“我还以为你真的不在乎那些了呢。”

他也笑了:“青春,军营,诗和远方……谁能不在乎?”

我有些感动,嘱他下次把印章带给我看看,因为那毕竟是三十年前的老物件了,而且,是我刻的。

我告诉贾敬一个好消息,那张报纸,我还保存着,而且我答应回苏北后找出来给他。他眼睛里放着光,连声说好。

“真希望你继续写啊!”我说。

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萤火依然闪烁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萧山相聚以后,贾敬一行去了宁波老部队,从照片视频上看,他一偿心愿,玩得很开心。回安徽之前,我力邀他来一下我的住处,我总觉得和他聊天意犹未尽。他和另一战友如约而至。吃午饭时候,谈到读书,贾敬放下筷子对我说:“推荐一本书给你。我现在一直在读的,《六祖坛经》。”我自认为看过几本书,但这类书从未涉猎,看他郑重其事的样子,觉得有点奇怪。

“这本书,对你帮助大吗?”我问。

“我觉得帮助挺大的,最起码,在这样高度物化的社会现实中,能让我心安。”

我无法想象他能从《六祖坛经》中得到什么。小酌几杯以后,他侃侃而谈,让我对他的日常工作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我对自己的工作岗位非常满意”,他说,“我负责安全工作,每排除了一个隐患,每保证了一天安全,我就很有成就感。”

“你们工作危险吗?”

“非常危险。”他仰起脸,说:“你们可能不注意,我的脸部就烧伤过。”

我们一边问怎么回事,一边观察他的脸,似乎可以看到一些烧伤的痕迹。

他说:“我们是明知危险也要上。越是危险越要上。危险排除了,大家的生命和国家的财产保住一,我们就尽到责任了。”

我在回味他的这一番话。他却笑了,补充说:“和你写诗一样,有成就感。”

 

贾敬走后,我立即下单从京东购买《六祖坛经》,书很快送到了。翻阅一下,也许因为我没有慧根,也许因为我没有佛缘,这本土生土长的佛教经典,我一点都不能理解。就在为难之际,我的大学老师杨志生教授发来了微信,内容竟然是让我读《六祖坛经》,并传来了上海复旦大学哲学王子王德峰教授的授课音频,讲的正是这本书。

虽然有微信,但我和杨教授联系不多,他不可能知道我准备读这本书;即便知道,也不会巧到他刚刚组织了“集贤元典会”,邀请的教授讲的刚好是这本书,而且刚刚整理好授课录音,便想到了我……

唯一能够解释的是,冥冥之中有神灵。

 萤火依然闪烁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黄永龙在告诉我,那个“手抄本”还在,他现在在外地打工,等回去找出来,应该能找到。我连忙说,你一定要找到,一定……贾敬告诉我,那星“萤火”还在,我叮嘱他一定保管好,我要凝视它的模样、抚摸它棱角、感受它的温度……还有一个成员叫王勇,我对贾敬说,王勇是安徽人,你回去一定要找到他,问问他对当年还有那些记忆,希望他还写诗……

 

狂风突起

树叶各奔东西

我抚摸了每一片树叶

最终还是选择离开

在远远的地方

痴痴地望着你

……

 

 

2017-09-28于临羡斋

萤火依然闪烁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