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 林 诗 草

Count one's thumbs……

 
 
 

日志

 
 

西大塘和三角尖  

2018-01-24 18:18:5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大塘和三角尖


 

西大塘和三角尖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六份庄刚刚在地球上出现的时候,据说只有六户人家,现在,六份庄成了一个东西绵延三里多长的大庄子,人家差不多有六百户了吧。

我奶奶的娘家是庄子西头的王家,我妈妈的娘家是庄子东头的王家,虽说都姓王,但不是一王。由于联姻,咱们庄子上的人家差不多都是亲戚,从我角度说,西头表叔,东头娘舅,我家在中间,三家基本等距。巧的是奶奶娘家门前有一个大水塘,叫西大塘;妈妈娘家门前也有一个大水塘,叫三角尖,也叫东大塘。后来成立人民公社,成立大队,分了生产队,我们和奶奶娘家是一队;妈妈娘家即我的外婆家,是二队。两个大塘也分属了两个生产队:西大塘属一队,三角尖属二队。

小时候,这东西两个大塘,是我们的乐园。春天的时候,大塘里芦苇青青,我们撕下苇叶,裹成喇叭,吹得呜呜响。由于太过用力,往往吹得腮帮疼;还有一种植物,叫菖蒲,长长的叶子,风一吹,从水中伸到岸边,我们折下一根,一圈一圈卷起来,卷成一个“钢卷尺”,迎着光一看,穿过圆心,有浅浅的一道白,手一动,白线也动,像极了指南针;最美的是夏天,夏天下雨多,塘里水也就多,晚上躺在自家谷场上,左耳听到西大塘蛙鸣,右耳听到三角尖鸟叫。最开心的是可以游泳,可以和小朋友打水仗,顺带捞鱼捉虾;秋天到了,芦苇长出白絮,有人割去苇絮,编织草鞋茅窝高木屐,柔软又暖和。菖蒲长出了蒲棒,这又是我们的玩具,成熟了的蒲棒手感很舒服,使劲一揉,蒲棒散了,摇一摇,漫天飞雪。大人也会采来蒲棒,留着做夏天熏蚊子的“蚊香”;冬天的时候我们才能看清大塘的全貎,那时候芦苇和菖蒲全割去了,大塘空荡荡的,越发显得大。天气冷了,大塘结出厚厚的冰,我们在冰上追逐奔跑,开心嬉闹。偶尔发现浅水处有鱼被冰层冻住,便使劲敲破冰面,得到意外收获。西大塘和三角尖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两个大塘的边上都圈出一个小部分,那是“吃水塘”,大塘像妈妈,吃水塘像孩子,要小心呵护。大人总是严肃地告诫我们,不要往吃水塘里尿尿,否则要揍屁股。越是威胁,越有胆大的男孩偷偷地尿。于是总有小朋友在大人面前抢着告别人的状,大人便装腔作势地在“被告”的屁股上打一下。

一年过去,要过年了,记得这段时间我总是和哥哥姐姐去吃水塘抬水。抬了一缸很快用完了,又去抬一缸,因为做豆腐、勺粉条、杀猪等等,要用好多水,家门口的场地上总是水汪汪的。

过年前还有一件令人兴奋的大事,就是戽鱼。在孩子眼中无比广大又深不可测的大塘,大人竟然能用简陋的工具一下一下把水戽干。随着塘底淤泥的露出,那些大大小小的处于冬眠期的鱼虾,很不耐烦地蹦跳着。穿着“猴衩”的大人,推着木盆,在泥水里捡鱼,我们跳着叫着,给大人指点目标。不怕冷的小孩也会跳下去,努力寻找“漏网”之鱼。

由于都是亲戚,二队的三角尖如果戽的鱼多,舅舅会送一点给我们,反之,如果西大塘收获多,我们也会送点给舅舅家。西大塘和三角尖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西大塘和三角尖没有多少不同,都是人家盖房取土形成的,长的都是芦苇菖蒲,只不过西大塘呈现长方形,三角尖呈现三角形,当然都不太规则。由于属于两个生产队,夏天我们一队的小伙伴不太去属于二队的三角尖玩水,去了也有点底气不硬,打水仗也往往会不欢而散,有时还会弄假成真,真的干一架。

危险的情况也有发生。

现在的孩子都喜欢玩滑滑梯,我们小时候的滑滑梯就建在水塘边,在塘坡上除去杂草,糊上我们那里特有的“油泥”,那泥巴软硬适中,沾上水,非常滑溜。这“水泥滑滑梯”比现在滑梯好玩还刺激,我们满身是水地爬上岸,坐到“滑梯”上,“嗷”地一声,滑到水里,冲起巨大浪头,人淹到水底……然后爬上岸再来一次。乐极生悲。有一天不知谁在滑梯上埋下了一个尖尖的瓷瓦片,把迫不及待第一个滑的小孩的屁股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小家伙“哇哇”大哭,滑梯上一道长长的血迹,惨不忍睹。当然,账也不能记在二队小孩的头上,因为最终没有确定是谁作的案,何况作案人起初也不会知道谁会第一个滑——一个可怕的恶作剧而已。

还有更可怕的事。

那天和我们一起去三角尖玩水的,有一个是我们一队最漂亮的女孩。水中有蚂蟥,女孩好静,总是呆在塘边,让蚂蟥有了可乘之机,更要命的是,有蚂蟥叮在了隐私部位,女孩吓蒙了,一边向岸上爬,一边拚命哭叫。这种情况,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只见二队的一个二虎子的男孩,一下子把女孩按倒,扯开女孩的短裤,分开女孩双腿,用钢钳一样的手指,揪住蚂蟥,蚂蟥被他拉成细细的长条状,终于拔了出来。接着,他又从肛门等处拔出几条,确认没有了蚂蟥,才帮女孩把短裤穿好……

女孩哭了好几天,当然不是因为蚂蟥;而救人的二虎子,从此也得了一个外号,叫小流氓。

虽然有蚂蟥,但大人还是希望我们去三角尖玩,因为三角尖处于庄子中间,水塘四周都有人家,最近的离塘边只有几步远。而西大塘处于庄子的最西端,离人家远,夏天青纱帐起来的时候,西大塘被遮个严严实实,有什么事,叫人也不容易听到。怕什么就来什么,那一年的夏天就淹死了一个男孩,那也是我们受到管束最严的夏天。淹死小孩这事,算是水塘留给我们童年的最可怕的记忆了。

西大塘和三角尖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二十岁以后,我离开故乡四处浪迹。最近几年有时回到家乡,去看一眼三角尖,看一眼西大塘,觉得它们原来并不像记忆中的那么大,而且也不深,当年为什么觉得它们那么大那么深呢?和表叔站在西大塘边,我向他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为什么大塘比原来小了,感觉还浅了?”

表叔笑了,说:“你走南闯北的,心大了,眼界宽了。我们的西大塘还是西大塘,变化的可能是你吧。”离开表叔,我又来到三角尖,表兄见我在塘边发愣,走地来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递给我香烟。我们一起围着大塘走,既没有看到吃水塘,也没有看到滑滑梯,甚至蚂蟥也没有看到一条,怅然若失,心中居然为现在的孩子感到可惜。一支烟还没有抽完,我们已经绕着大塘走了一圈,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小时候我能在这里一玩一天……

 

2018-01-24于响水蜗居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