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 林 诗 草

Count one's thumbs……

 
 
 

日志

 
 

擦灯罩  

2018-02-15 11:32:2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擦灯罩(散文)

 

擦灯罩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什么时候咱家用上的罩灯,已经记不清了,但擦灯罩这样一件小事,却记得清楚。

我在猜想,当先辈们第一次用“洋油灯”替代蜡烛和菜油灯的时候,一定会惊叹的,因为似乎洋油灯更亮一些。那么,第一次用上罩灯,一定会感到它的不可思议,罩上个玻璃,就会变得如此明亮!

记不得的事情可以想象和推理,以此补充失落在岁月深处的记忆。

父亲从南河街百货商店的柜台里看到这种新鲜玩艺,便向人家打听它叫什么,干啥用的,这是父亲第一次听到“罩灯”这个词。贵是贵了点,但为了孩子读书,还是一狠心买了回来。因为是玻璃制品,一路上父亲不敢走得太快,生怕跌倒,并且在想着如何告诉孩子,这是宝贝,而且是易碎品。回到家中,天还没有晚,父亲找出洋油瓶,往罩灯肚里倒油。“真能盛,一下子吃进去那么多,”母亲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咱们家都是大肚汉。”把灯芯装进灯头里,需要一点技术,父亲装了好久才弄好。拧灯头时,父亲更有点笨手笨脚,毕竟,父亲的手是挥锹握锄头的手,按丝纹拧灯头算是一种精细动作,而且不敢太用力,难免显得不够灵活。但终于拧好了,点吧,我们从旁催促。父亲说等一下,等油渗上来,而且天还没黑呢。天终于黑下来了,我们围在桌边,看父亲慢慢地掏出烟袋,装好烟末,再从口袋里摸出火柴,“嗤”地一声擦着,先点着灯,再点好烟。然后,父亲撕开灯罩上的纸,装到了灯头上。转动一圈看看,灯头和灯罩连接处有“四条腿”,都在外面,灯罩才不会掉下来。“人家会计单功关照的”,父亲所说的会计其实是营业员。瞬间,有黑烟冒出来。“太大了!”父亲一边说,一边捻动灯头旁边的小转轮,灯芯随之伸缩,大小正合适时,原本一团漆黑的草屋里,一下子变得亮堂好多,我们“嗷”地一声欢呼起来。

但由于刚才冒黑烟,灯罩上端已经有点发黑了,我怕它会变得全黑而不再透明。一个晚上,我一边在灯下做作业,一边担心着。

用电灯照明是“旱改水”以后的事。

电灯是老早就看到过的,大队部放电影,开映前就有电灯亮着,一开映电灯就灭了;散场的时候,电灯又会亮起来,直到放映员把机器收拾好,发电机噪音停了,电灯的光亮灭了,露天电影场和荒凉的村庄重新陷入夜的黑暗和死寂。听说有一个大队干部家儿子结婚,晚上宴请客人,有公社干部到场,曾专门请放映队发电照明了一个晚上。这在当时看来,真是太奢侈了。

“旱改水”简单说就是把我们这里世世代代的旱田改造成能种水稻的水田。起初,水田里的水是用柴油机抽上来的,过了一两年,也许三四年才用电机抽水。大块田边建一个房子,叫电灌站,房子里安装着电动机,当然还有一盏电灯。放学回家的路上,我看到电灌站门敞着,灯亮着,有人在里面忙着,门旁垂着一根细绳,后来知道是拉线开关。拉线开关一拉,灯就亮了,再一拉,灯又灭了,很奇妙。擦灯罩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旱改水”不光让我们吃上了香喷喷的米饭,还让我们用上了亮堂堂的电灯。当然这都是后来的事,当时在我们家,罩灯还没有完成它的历史使命。

俗话说“才养小猪筛细糠”,看到灯罩有点黑了,心中不爽,我想把灯罩擦干净,便从作业本上撕下一张纸,伸手去取灯罩——“哎哟!”由于取的部位不对,滚烫的灯罩烫着了我的手。听到我的惊呼,母亲赶紧来看我的手,父亲赶紧扶住歪斜的灯罩……

后来不光知道怎样取灯罩才安全,而且知道怎样擦灯罩才干净。一只手堵住灯罩的一头,另一头放到嘴上,使劲向里面呵气,然后用食指和中指夹住揉皱了的纸,在灯罩内壁摩挲,受了呵气濡润的烟灰很容易擦净,一会儿灯罩便洁净如新了。但人小手指也短,中间部分够不着擦不到,我便用筷子裹上纸或者布,捅着擦,总是要擦得干干净净才罢休。

那年开春,河里的冰已经融化,但还没有到春忙时节,大家在担心着家里的口粮,计算着青黄不接的日子,门前的场地被太阳一照,已有暖意,人们在懒散地闲聊着。忽然,眼尖的人看到有人在生产队的麦田地里挖坑。这还得了,麦子正在返青,这时候挖掉它们,就是在糟塌口粮!赶紧跑去制止,原来是施工人员在埋电线杆。

“马上给你们家通电灯了,”施工人员说。

“那——发电机呢?”有人问。

“在很远的地方……”

“那送过来要多久?”

“那灯泡会不会炸?”

“那人家来不来收钱?”

……

许多年以后,上了年纪的人还会谈起自己的烟袋锅对着灯泡点烟的情形,然后感叹一番变化到有多快!

擦灯罩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一般的电灯泡不能点烟,但罩灯点烟却是可能的,但要技巧。开始的时候,父亲总是把灯罩取下,对着灯芯点烟。这固然省火柴,但不方便。我们一个偶然的举动启发了父亲,那就是我们玩的时候,从灯罩最上端点着了纸条。能点着纸条,当然也能点着烟袋锅,只是需要父亲使劲吸一两口。点着了烟,省下了火柴,父亲悠然地吐出一口烟,默默地坐在灯下,看我们读书写字。

随着老屋拆迁,我们家所有的罩灯早已不知所终。那个一丝不苟擦灯罩的少年早已经满头白发老眼昏花,在除夕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坐在节能而又明亮的台灯下胡乱地敲打着电脑,散漫地回忆着往事……据说有人家已经不用市电了,而是用太阳能了,赶明咱也装一个太阳能发电设备,咱得跟上时代和科学发展的脚步不是吗?

 

2018-02-15,除夕于响水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