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 林 诗 草

Count one's thumbs……

 
 
 

日志

 
 

探亲假  

2018-02-03 21:14:33|  分类: 绿色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探亲假

(军旅记忆之十四)

 

儿子端坐床中央,怀里抱着自己的小枕头,拒绝我上床。我笑问:“为什么不让爸爸上床?”

“这是妈妈的床!”儿子理直气壮地说。

我无可奈何。

“那你为什么能上妈妈的床?”我问儿子。

这个问题在儿子的心目中显然不是问题,他不作正面回答,又说了一句:“这是妈妈的床……”后半句显然想表达这样的意思:“我和妈妈怎么能分开呢?”更深一层的意思是:“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儿子属狗,领地意识甚强。

我和儿子,一个床上,一个床下,对峙着,僵持着。

妻子站在床前,幸灾乐祸地笑着。

 探亲假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咣当咣当……火车从浙江宁波开到上海,要赶紧下车去签票,排队签好票再上车。咣当到南京,要赶紧下车出站,抓紧去中央门汽车站排队买票,万幸买到了票,又找旅社休息。第二天一大早来到车站,上车时把旅行包放到车顶上,找到自己的座位,摇晃着上路。车子喘息着,光在洪泽湖大堤上就要开一个小时,大堤弯弯曲曲,像一条漫长的蛇。中午时分,车子开进一个院子,大铁门一关,驾驶员叫:“下车下车,全部下车,上厕所——吃饭(神一般的汉语啊),半个小时。”一转眼驾驶员不见了,旅客有的抽烟,有的吃饼干,少数人去买又贵又难吃的饭吃。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大家向车门靠拢,一会儿驾驶员打着饱嗝,喷着酒气(那时候好像不禁酒驾?)来了,点过人头,再次摇晃着上路。眼看太阳就要落山,长途汽车也终于到站了,赶紧爬到车顶,拿下行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售票窗口,买到公社的班车票——运气好能赶上,当晚能赶到家;运气不好的时候,对不起,请在途中再住一晚。

探亲假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我当兵的时候,义务服役期是两年,两年期满,大部分退伍,小部分留队。以前的规矩是,留队就有提干的希望和可能,但我们这一批兵运气不好,刚到部队就知道上级下了命令,今后不再从战士中直接提干,必须经过院校培养,有正规文凭方可提干;个别有突出贡献者除外。许多年后有人总结得好,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刚会吃饭就挨饿;刚上学就停课;刚中学毕业大学就停招;刚当兵就不能提干;刚要结婚就推行晚婚,刚结婚就不让多生……

凡事都有例外,我就是例外——既没有经过部队院校培养,也没有什么突出的成绩和贡献,甚至,可以算是一个机关稀拉兵,从来不扣风纪扣就是稀拉的一个表现。但两年服役期刚满,我却被提干了,担任团书记兼保密员,正排级。

这个例外,使我的人生实现了“跳出农门”的目标。

这个例外,不是因为我有什么贡献,有什么成绩,也不是因为我会钻营,或者有什么关系,不,都不会,也都没有,一切都是因为我遇到了几个好领导、好兄弟,我会在另外几篇中专写他们,以表示我诚挚的感谢。当然,最应该感谢的,是那个风气甚好的时代,庆幸当时不是徐郭之流当权,庆幸当时我们部队有一批正直的领导。

提干以后,非常想家,想请探亲假回家一次。潜意识中也许有“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这样的想法,现实问题是,我入伍较晚,虽然当兵两年就提了干,应该算是快的,但年龄也不小了。提干以后,住到了保密室,空闲时间很多,晚上看书之余,觉得如果有个女孩通通信,此刻在灯下纸上和女孩聊聊天,会是一个不错的事情……似乎应该找个对象了,而且父母也在催。于是,我向领导请假探家。

短短两年多时间,家乡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但比起发达的浙东地区,差距是显而易见的。在言谈中,我会不自觉在把家乡与部队驻地比,南方得改革开放风气之先,比起苏北,南方步子迈得很大,于是,我会口没遮拦地说家乡这也不行那也不是,完全不顾及父母和庄邻的感受,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年有吃有穿,家乡已经很好了。还有一个细节,由于长时间在部队电影组,我努力学习普通话,回家一时间忽略了家乡方言……用“洋腔阔调”和大家说话,显然是不合适的,人家当面不说,背地里会议论:“没吃几天洋饭,拉了不少洋屎”……后来我逐渐从听者的脸色和情绪上感到了这一点,就开始注意了。

尽管回家之前很希望“解决个人问题”,真回家了,我又把这事抛开了,还不想谈。但姐姐哥哥们觉得不能由着我,说我回来一趟不容易,便张罗着相亲,恭敬不如从命,觉得相相也无妨,我便在约定的地点等待对方的到来。结果人家根本没来——人生首次相亲告吹,甚至连面都没有见着。当然,后来知道了是哪个环节出的问题,一笑置之,并不耿耿于怀。

何况,后来机缘巧合,侥幸找到了一个。后来结了婚成了家。后来,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地生了个儿子。

几次探家,我都是先回老家看望父母亲,第二天上午再骑车到岳父母家。结婚以后,妻子还和以前一样,和她的父母住一起,离我老家大约十公里。逢星期天节假日,妻子会带上儿子回家看望老人,也是让二老看看自己的宝贝孙子。这次我一到家,妈妈就嗔怪起我来,说那么久了,还不先回去看儿子和媳妇。接着就说起我的儿子,说长得挺结实,个头也比一般孩子大。那时没有微信,不能视频,妈妈这么一说,我恨不能连夜跑到岳父家,去看看宝贝儿子。

第二天骑车到岳父家时,儿子在门前玩。我跳下车,不说话,儿子抬头看我,可能有点印象,但一时不能确定是不是他的爸爸。隔壁邻居见了,逗他:“亮亮,叫叔叔,叫叔叔!”儿子小名亮亮。只见他小脸憋得彤红,最终还是叫了一声:“爸爸!”扑到我的怀里。

岳母说,天天看照片,他认识你。邻居感叹,真的假不了,别人来他包不喊爸爸。

谁知儿子就像看门狗一样,到了晚上就翻脸不认人了!

探亲假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我们当兵的从部队回家,叫探亲,家里人到部队去,也叫探亲,不同的是我们从部队回,还可以说成探家。但探亲假,却没有“探家假”这一说法。

个人问题没有解决,家人有点着急。这也难怪,庄子上和我同龄的小伙伴,都已老婆孩子一大帮了。有一天我突然收到电报,说妈妈随一个探家归队的老乡来部队了。我有点纳闷,上半年我才回家过,妈妈怎么又来了呢?难道只是因为有老乡带路?没有多想,赶紧到车站接来了母亲。刚安排住下,妈妈就说:“你跟领导请假,过几天送我回去。”

“送你回去?”我惊讶,“我没有探亲假了。”

“我知道。”妈妈说,“我不来你当然回不去。你跟首长说,我一个老太婆回去,连买票都不会。”

后来,我终于弄清楚了妈妈来部队的真正目的,是让我回去相亲。

可怜天下父母找儿媳盼孙子操不完的心!

在回家的列车上,每当我去打开水或者上厕所,就有人问妈妈,那个一身军官服,穿着皮鞋的,是你什么人?

“是我儿子。”妈妈骄傲地回答。

“真帅!”同行的旅客说。

妈妈不会说谢谢,只是点点头,心里高兴着。

一路上,我多次起身,把座位让给别的旅客,每次都赢得一阵赞扬。我站到妈妈身边,像一个忠诚的哨兵……身后是帅气的军官儿子,耳边是旅客的由衷赞扬……许多年后,妈妈还会向邻居们说起当时的情景,而且每次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和自豪。

让妈妈感到自豪,应该是每一个儿女的追求,更是每一个军人的天职。

探亲假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军人的探亲假有时间限制,据我记忆,当时是这样规定的:战士探亲假四年一次,每次15天;未婚干部两年一次,假期20天;已婚干部每年一次,假期30天,后来好像增加到了45天。不管是30天还是45天,相对于漫长的一年来说,还是太短,用靳开来的话说,旱就旱死了,涝就涝死了。

但有一段时间妻子和儿子在部队陪我好久,大约半年时间。开始,我们用煤油炉做饭,有时干脆到食堂打饭来吃。记得快过年了,食堂送我们许多海产品,但妻子不会做,又不能退回去,更不能送人,看看开春了,我们对着那些鱼发愁,最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妻子把那些经过精心挑选的大带鱼塞进了下水道。后来我们用上了了罐装煤气,三块钱一罐,一罐用了三个月。等我转业回到地方的时候,一罐煤气已经卖到九十多块了。

儿子有一段时间是在部队渡过的,那堪称儿子的“黄金时代”。儿子精力过剩,整天在营区疯跑,我们都抓不住他。战友们都喜欢他,都来逗他玩。当时我已经离开了机关,到了连队,我们一家三口就住在连队营区,耳濡目染,儿子习惯了部队的生活节奏,甚至学会了队列口令,“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立定!”清脆的童音,叫得像模像样,正在操场上走队列的战士们一个个笑了场,连指挥队伍的排长也忍俊不禁,结果队列大乱。见此情景,我们赶紧喝止儿子,不让他“越俎代庖”。

探亲假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很快,我转业离开了部队。参军十年,我为国家尽了义务,部队教会了我许多,也给了我许多。往事历历,可回忆者正多,探亲是其中之一。想当初,“探家”、“探亲假”等词汇对于我们军人来说,极具诱惑力。那时候通讯不如现在发达,了解家里情况基本靠书信和电报。一个战友探家,往往要为老乡捎带许多,诸如好吃的糖果,节省下来的津贴,更重要的是,请探家的战友帮自己去看望一下年事已高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也把弟妹的学习成绩、父母的叮咛嘱咐、家里的土产如花生瓜子等等带回部队……

现在,“探家”这一军人特有的词汇,在我人生的词典上已经成为了“过去时”,但探亲假期里的一幕一幕,将会在我的记忆中永存。

 

2018-02-03于响水

 

探亲假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