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 林 诗 草

Count one's thumbs……

 
 
 

日志

 
 

灵峰山  

2018-02-05 15:29:11|  分类: 绿色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灵峰山

军旅记忆之二十八)

 

 

灵峰挺立伴哨兵坚守岗位,

东海奔涌为军营高唱战歌。

灵峰山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这副对子是我撰写的,应该写于1980年初,政治处主任亲自去宁波请书法家凌近仁老先生书写,一个爱好美术的安徽兵制作以后,挂在四二四军人俱乐部大门两侧。那个爱好美术的安徽兵好像姓魏,叫什么名字我已经忘记了,好像退伍以后考入了北影美术系,参与了一些电影的拍摄。还有一个小插曲,我们俱乐部分成若干活动室,如乒乓室,棋类室,阅览室等等,凌先生写漏了一个阅览室,没办法,只好由我模仿着写了这三个字。

凌近仁何许人也?

灵峰山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凌近仁,字讷,又字公毅、步云,晚号桥南老人、半僧。慈溪孝中镇(今宁波市江北区慈城镇)人。曾受吴昌硕、诸闻韵、陆铁夫、钱罕诸人传授,善画山水、花卉。《中国当代书法家辞典》称其正草隶篆皆能,以行草见长。所作笔力遒劲,苍秀清逸,气韵生动。”凌近仁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宁波市工艺美术研究所画师、宁波书画院院长。

当然,行家会说,字也许不错,但这对子有不合联律处。是的,确有问题,但要知道,当时我根本不知道平仄,朦胧中感觉上联要那么起,下联要这样结。正所谓敝帚自珍,我一直记着自己的这一副对联,因为,它是由我所撰由名家书写且公开悬挂的第一副对联。当然,阅览室三个字由我书写,也上了墙,这也是我人生的第一次。

可惜它们都荡然无存了。  

转业后我有一次回老部队,特地来到军人俱乐部,看到废弃的俱乐部破败在竹树丛里,不禁感慨唏嘘,回想当年,一到晚间,里面灯火通明,打乒乓球,下棋,看书借书还书,煞是热闹……现在,不过才十年功夫,已然“物是人非事事休”,和同行的朋友谈起它往日的繁华,真个是“欲语泪先流”了。

再看对联,一些字依稀可辨,一些字已经残缺不全了。我知道,用不了多久,这些字,这些废墟,会消失殆尽,不留下一点痕迹。

记得在这字前曾照过相,一时也找不到照片了。

但我知道,灵峰山会在。那些我拜谒过的古寺,那些我采摘过的花草,那些扯过我军装的藤蔓,那些我攀爬过的小路,会永远在。

灵峰,这座陪我十年的山峰,会存在于两个地方:一个是浙东沿海,我们部队的营房旁边;一个是我的心里,我记忆的深处。

新兵连结束以后,我离开了太白山下的花墙门,来到了灵峰山下的警通连,成了二排四班的一名新兵。首次夜岗,我被对面山坡上一只走失的羊和它的主人吓了个半死;又在一个炎热的中午,独自在灵峰上半山腰打死了一条花蛇;我们曾拉来灵峰山石头,砌了一个袖珍式小花园;部队的演习时我曾担任解说,慷慨激昂地宣告演习的成功和“红军”的胜利……

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不是这些,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花,是灵峰上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灵峰山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四月初,浙东的天气已经相当暖和,我们脱掉了棉衣,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星期天的上午,屋里呆不住,我扔掉书本,悄悄地独自一人上山。那风似有若无,吹得人有轻度眩晕的感觉,初升的太阳的光,在新生的草的嫩叶上跳跃,微微闭上眼睛,就能听到它们的歌声。石缝里,小溪边,墙根旁,台阶下,一夜之间,钻出了各种各样的小芽芽,叫不上名字,但都生机勃勃,惹人疼爱。

没有花?是啊,都是芽儿叶儿的,还没有到开花的时候,怨不得它们,等时候到了,每一株小草都会开花的。这样想着,听任脚步带自己上山。

登山总是低头的,到半山腰,忽然眼前一亮,花!我看到了花。抬头一望,一片花海……原来,我到了花海的旁边,我看到了花的海洋。  

不是百花齐放,只有一种花:杜鹃。颜色也不复杂,有红有粉,看每一朵,大多是单瓣花,显得单薄。然而,千朵万朵,千枝万枝,千棵万棵,组成花的山,连成花的海,向下看,花遮住了地面,向上望,连半边天都映红了……不由得我不震撼,不由得我不感动,一时间情绪无以名状,眼泪也要流下来……

那几年看了几部张艺谋的电影,色彩的大胆运用,往往令人叹为观止。然而,《黄土地》的遍地黄,《红高粱》的满天红,如果和这里漫山遍野的真花相比,那简直就是小儿科……我在想,真该建议张导来这里置景,不是图省钱,而是他在摄影棚里根本搭不出这样的景。

我在想,杜鹃也是平常的花,为什么今天会给我如此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呢?结论之一是多,太多的花。结论之二是纯,纯粹的花。都说红花虽好要绿叶扶持,但它们真的太性急了,没有等到枝上长出叶子,一片叶子也没有,都是花,全是花,只是花……我向花丛深处走去,发现根本走不到边,四下里看,前后左右都是花,这样又多又纯粹的花,平生没有见过。那日一见,从此刻印在了我的心头。

后来,我多次向人说起山上的杜鹃花,想约人再去看,直到离开灵峰,也没有人陪我去看过。我后来上山过两次,不是走错了道路,就是错过了季节,没有再见那一片花海。听当地老乡说,那花也不是满山都有,但只要有,就是连片地长,容易形成我所说的“花之海洋”,联想后来的不易找见,相信老乡说的是经验之谈。

有一次,一个首长的孩子找我玩,我再次说起那如梦似幻的杜鹃花海,引得孩子欢呼雀跃,一个劲地要和我上山去,考虑到季节不对,终究没有去。后来我离开了灵峰山,我们曾经约定,十年后一起去爬灵峰山,后来也没有实现,这对于我们,是个终身遗憾。

“杜鹃花时夭艳然,所恨帝城人不识。丁宁莫遣春风吹,留与佳人比颜色。”独自吟诵古人的诗,心中满是惆怅,满是怀念……

2016年7月,在我离开灵峰30周年的日子里,我写下这样的句子:

 

灵峰山下正青春,草绿军装合我身。

夏日炎炎风更雨,鸿笺杳杳夜和晨。

未难细柳年华苦,最重人间情义真。

纵有千方寻故友,问君还是那时人?

 

明知君已不是“那时人”了,还在心底问着。物是人非,写这样的诗,“那时人”又如何能够看得到,看到了,又如何能够明白?

一切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想也无益——我时常对自己这样说。

 

2018-02-05于响水

 灵峰山 - 雨林 - 雨 林 诗 草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